鼠苑|《泅游》

感谢老郑的这篇文,带给我惊喜和暴哭,想起很多年前的这部唯一能让我反复观看的动漫。
“那夜我推开窗,招来了风和奇迹。”——未来都市no.6

        这一段文的开头,老鼠是泅游于都市统治之外世界的旅人,而紫苑又何尝不是“未来都市”中的一只不安的游鱼。少年时那一段和老鼠一起的冒险,就此改变了紫苑的人生,也让永远漂泊的老鼠从此有了心灵的牵挂,那是一段互相救赎的旅程。

        我爆炸高兴的是,这篇文里的老鼠回头找到了紫苑,实现了“必再相见”的承诺(或是他们的愿望),老年人被番外伤害的心终于获得了慰藉......

        真的希望在番外的很多很多年以后,老鼠会真的回来找到紫苑,用他不羁灵魂的自由生命再次激荡紫苑日渐枯萎的内心,在紫苑改革后的新世界里一起谱写新的故事。
        
         成功将此文加入老年书库!(bushi

Unicorn_宸极:


紫苑习惯呆在平民窟的地下室里,虽然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作为再建委员会中最年轻的一员,他忙得只能让这里保持最基本的干净。

月夜半阖着眼,趴在还没来得及被收起书上,它的年龄已经很大了,行动不再有从前利索。

“你可要撑到你的主人回来啊。”紫苑叹了口气,小心地把它放到口袋里,转身去拿遗漏在桌上的书。

麦克白。

他还记得当时地下室里的场景,两个人,三只鼠,那是在逃脱所谓完美的都市之后的第一次停驻。

紫苑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他惊喜于他还能记起那样平淡的画面。月夜从口袋里探出头来,紫苑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它的脑袋。

我想见你。老鼠,我想见你。

脑子又开始叫嚣。

这样的感觉从老鼠离开之后就一直疯狂滋长,他过人的大脑分析不出他的情绪,他一下子回到沉溺于那些个亲吻的年纪了。

这是什么?

肾上腺荷尔蒙刺激下催生出的情欲?

或者是更加抓不住的感情?

紫苑没有一点头绪。

他是想到了爱的,但因为太过虚无而被小心翼翼地否定。

忙碌的生活就这样重复着,和平静一起交替着进行,紫苑忙得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他想他需要一个永动机来维持他的动力。

久违的宁静,他总是想呆在贫民窟的地下室里,可是今天不行,借狗人和力河大叔突然出现在母亲的店里。

母亲抱着小紫苑笑得很开心,紫苑愣了一会儿还是推门进了店里。在听着借狗人抱怨他太久没有去给狗洗澡的空档里,紫苑笑着回忆了很多东西。

力河还是像过去一样充满活力,和借狗人的争吵从来没有停止,对母亲的殷勤也是只增不减。紫苑多想这样的日子就这么下去,简单而平静——只是少了一个让他牵挂的人而已。

他们默契地谁都没有提起那个名字,离开之前借狗人还安抚地拍了拍紫苑的肩膀。

紫苑看着她的眼睛,笑得带着歉意。

他依旧在重建委员会里工作得起劲,甚至拥有着自己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没有完全关上,也不愿意去锁紧,因为有人希望能有暴风雨给他带来那个少年的踪迹。

紫苑背对着窗户,逆着光。

窗外阳光万丈。

重建已经在这几年慢慢走上正轨,紫苑终于可以有点喘息的机会,月夜越来越虚弱,甚至只有一口气还在吊着。

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紫苑否决了一个在脑子里还没有成型的假设。

时间缓慢地流逝,日子像流水一样潺潺而行,少年已经进入还带这点青涩的成熟里。

紫苑开始不可避免地接受到来自异性的热情,但是天生对这些不敏感的他若有若无地避过了很多邀请——或许也有自己抗拒的原因。

紫苑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女孩,在一次短暂的分别前提出的议题,虽然没有正式实行——事实上他很抱歉他对那个女孩从来没有怀抱过那样的感情。

他怀念那个女孩,却不掺杂一点旖旎。

可他确实在那个年龄萌芽了他不知道的感情。

“老鼠,我想见你。”他没由得突然伤心。

这时的紫苑正抱着母亲做的面包走在路上,作为给忙碌的自己果腹用的食物,母亲总是很用心,口袋里的月夜最近有些骚动,紫苑有点担心。于是加快脚程又心不在焉的后果是他撞上了一个突然出现的人影。

“……先生,不好意思。”紫苑垂着头道歉,事实上平常这个时间里,路上不会有什么行人,所以他的脑子甚至没有和他的行动保持在同步的频率。

“你还是这么天真。”莫名熟悉的揶揄,紫苑一时间竟然没有认出声音的主人,他猛地抬头,一动不动地看着男人脱下盖住脸的帽子。

老鼠,老鼠,老鼠。

明明在脑子里重复过无数次的名字,却一下子忘了它的发音。少年已经不再是少年,都褪下了年轻的稚气,显得愈发帅气。

在梦里回忆过的上万遍的脸,从幼年到少年再到成年,最后重合的只有那双灰色的眼睛。

“……”紫苑张着嘴,仿佛失去了发声的能力,他想问的有很多,可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十六岁的时候那样,没有一点成长。

“我的大少爷。”老鼠轻笑着,他很久没有用这样的称呼了,“你还是和从前一样。”

紫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想象过无数再次相遇的场景,甚至也有不会再见面的预感,可是这样平淡的,宛如早上出门吃个早饭和邻居碰面一样的日常——老鼠甚至伸手抓了一个面包,张口就吃。

紫苑跟在老鼠的身后一直从小巷的阴影走到街道的阳光里,他们默契地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老鼠终于吃完了面包,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紫苑——他们在另一条小巷的阴影里。

他抱着手似乎在在等着紫苑开口打破宁静。

“老鼠,你,还会离开吗?”紫苑有千言万语想说,却只是抛出了一个干瘪的问题,他习惯于在老鼠面前还保持着几年前那个样子。

“会。”老鼠沉默了一会儿,“我不属于任何地方。”

“可是为什么你又回来了?”

“因为你在这里。”

“……”

“所以这次我来掳走你。”老鼠笑了,“愿意和我一起离开吗?我的大少爷。”

紫苑仿佛又看到了十二岁的暴风雨给他带来的奇迹。

年轻真好,张扬而自信,而且义无反顾。

可是现在谁都不算年轻。

“……这里需要我,我必须留在这里。”紫苑摇头,他看见老鼠的眼里闪过一丝难得的落寂,“但是我会找到你的。”

“在我的旅行里。”带着笑意的眼里写着自信,“下次换我去找你。”

老鼠只是笑着亲吻了他的眼睛,然后认真描摹了他的唇形。

老鼠离开了,无声无息,就和来的时候一样,除了紫苑没有任何人知道。

而紫苑也投身进忙碌的工作中,日复一日。

终于是没有人再提起年少萌芽的爱意。

————END?————

————骗你的下面还有————

NO.6的春算是开了几度又谢了几季。

当紫苑终于站在都市的边境,他突然有些迷茫于他当时承诺的话语,天色逐渐转暗,星河开始璀璨,远处有身影在慢慢靠近。

“要一同前行吗?这位大少爷。”旅人裹着一层厚重的外袍,让人看不见他的脸型,可是声音却暴露了他的年轻,“我刚好路过这里。”

紫苑笑了,他握住旅人伸出的手臂。

“你怎么在这里?”

“我可不放心我们天真的大少爷胡乱前进。”外袍下露出年轻的脸,向紫苑凑过去。

“这算什么?离别之吻?重逢之吻?还是晚安吻?”

“一个单纯的吻而已。”老鼠轻松地笑着,“包含着爱意。”

在这之后我们将泅游向未知的大地。

————真•END————

至于老鼠是怎么知道的

……请相信小老鼠相信高科技(

我知道题文不符但是最后点题起名废尽力了

给发小 @Soap bubble 六月份的生日贺硬生生拖成饯别礼……

给你一个爱的叽叽叽_(:з」∠)_

评论(1)
热度(14)
  1. Soap bubbleUnicorn_宸极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老郑的这篇文,带给我惊喜和暴哭,想起很多年前的这部唯一能让我反复观看的动漫。“那夜我推开窗,招来...

© Soap bub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