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Cigarette Teeth 2

作者:hisokun (已授权)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03782/chapters/4828776

CP:西索/伊路米;西索/玛奇

分级:全年齡(G)

状态:未完结

………………………………………………………………………………

Chapter 2: Red Sky

原作者写于2013年9月

如果有一种保存音乐的方法,那么伊路米会在几年前发现在演奏的时候,他的心中会产生一种古怪的安慰感,仿佛他耳朵的轮廓正在扩张为一片海洋,一直到大到能够有波浪在其中涌起。如果他的手更大,他的手也许就可以舀起一种感觉,直到他的双手被装满。也许这只是说明了让人上瘾的音乐是什么样的——不论你多么努力地去脱离它,它最终总会让你陷得更深。

这就是为什么他的手现在正在钢琴键上移动着,修长的手指在光滑的琴键纹理上滑过。伊路米喜欢觉得他的手是为了这个目的而特别创造的,让他的手里的骨头可以跟着一切他想要的节奏起舞,随着美妙的音乐一起颤抖。别人的志向是写作或者艺术创作,而他是演奏音乐。

伊路米按下一个琴键,琴声在房间里回响。

坐在板凳上,当他把手指放在琴键上时,他闭上了眼睛。很快,他的手指开始移动,一个接一个,直到它们自然地跟随着曲调,直到他的骨骼正在重新发现音乐。他把曲调在脑海里记住,就不再需要看乐谱来弄清自己所弹的东西。

大多数时候他是自己作曲,在脑海里倾听自己的音乐直到他将曲子编好。有些时候,他会听其他人的音乐——那些在演奏台上久负盛名的古典音乐家。那些人用钢琴演奏亡灵的交响曲。也许这就是伊路米一次又一次地感到他全身的骨头仿佛在澎湃中粉碎的最准确的原因。

“伊路米!”一个尖叫声从走来传来,“伊路米!”

伊路米睁开他的眼睛瞥了一眼。他看见移动的光芒透过了厚重的窗帘,光线仿佛就要在钢琴表面的精美纹理上溢出,直到像黎明日出时一般倾泻而出。他盯了这个一会儿,让午后的阳光沉入他纤细手指的骨头里。当太阳的金黄色彩开始变得浓重时,他微微地笑了。

“伊路米!”是他的妈妈。他现在记起来了。他应该去参加会议来记下些笔记,这是他已经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事情。也是他还在努力去习惯做的事情。他合上钢琴盖,然后把毯子盖在钢琴上。他走向窗帘,把窗帘拉到中间,直到太阳从他的视野里完全消失。

“我来了,妈妈。”伊路米低声说着,尽管他清楚知道基裘听不到他的声音。不管怎样,这都没有关系。毕竟,他是这个家庭里唯一一个还能够应付她的要求的人。他关上了身后的门,在他出门前锁上了它。

出于某些原因,他有一种无法抹去的感觉,他觉得这些天里的太阳看起来有一种古怪的熟悉感。大概只是因为时间吧。

                                                            ~ *** ~

“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当西索听到玛奇进来的声音时,他的手正在摸索画笔。通常情况下,他会微笑着和这个女人打招呼,并且简单地激怒她。但他的眼睛现在正过于专注地看着他眼前的东西。他把一些颜料涂在他的手指上来检验颜色。这面墙印着不同色彩的油画颜料,颜料扩散得就像一根羽毛,因为它们弄到了房间的每个角落。地板上杂乱地放着各种类型的颜料罐,罐子下凌乱地铺着报纸。

这个男人转向玛奇,他的眼睛里充满了野性。而玛奇,说得委婉一些,绝对在生他的气。她撅起嘴表示了反对,当她又看了一次这面画满了画的墙上时,她的眼睛里闪烁着轻微的愤怒。好吧,以前没有人告诉过他不要弄乱这个的房间。毕竟这是他自己的公寓。并且自从他为这公寓付了钱后,他也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玛奇。”西索深呼吸,放松地伸展开他的双臂。“你觉得这怎么样?在我看来它很美丽,但是这颜色用错了。好像缺了点什么,你知道是什么吗?我没办法解释。我快为这个发疯了。”

为了表现出夸张的效果,西索用手捂住了脸,但当他意识到滴下来的颜料还在他的手指上挂着时,已经太晚了。他抬头看了看玛奇,完全知道他的脸正被黄色颜料沾着。如果他不那么英俊,他甚至可能看起来很可笑。

这个女人走过来给了他一耳光。“我会告诉你是什么错了。”她往地上吐了口水,然后指着这面明亮的墙壁。“这就是错了的东西。这就是让我发狂的东西。你有没有……”她用指尖放松她的额头,发出了沉重的叹息。她摇着头,面部因为挫败感而开始扭曲起来,就像要哭了一样。

当玛奇的手碰到他的脸的时候,西索把头转向玛奇这边,但他只对自己轻轻地笑了。西索咬着下嘴唇来掩饰自己的大笑。“我做了什么?”

玛奇爆发了,她大大地张开她的手臂。“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这个公寓的主人如果看到这个,他会疯掉的!你的房间不是一张画布,西索。你不能一直把它当做一幅画那样装饰它……而且请你至少穿上些什么,好吗?”

就好像刚刚才意识到这一点,当他往下看发现他只穿着他的四角裤时他睁大了眼睛。他赤裸的胸膛也被油画颜料涂着。沉重的刷子上混合着绿色、蓝色和黄色颜料。他的短裤也被沾上了颜料。在片刻间,他好像看见玛奇在把目光转向墙壁前是在看着他裸露的腹部。

“就像你看到的,玛奇?你不用对这个抱怨什么,你知道的。”

玛奇若有若无地对他笑了。“噢,西索,根本没有。实际上,你的自恋型人格还在继续让我吃惊。”

“你偷偷地爱着它。”

有时候,她可以如此固执,这刺激了他。以至于他觉得这个女孩不能有一点儿乐趣。

西索叹着气,对地板皱着眉头。

“看,玛奇。你不必担心我。我会照顾我自己。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如果你跟我做/爱……”

玛奇一个瞪眼打断了他的话。“我并没有在为你做这件事。我在为他做这件事。”

有什么东西死死抓住了他的喉咙后方,不知不觉间他的画笔掉在了地上滚向了空罐子。他暴躁地用手穿过他的红发,向上推着头发,忽略了一会儿之后这头发将会很难洗的事实。他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他希望玛奇没听到房间里这来自他心中的沉重呼吸。他希望这叹气没有回声。他希望这不像是他在哭泣。

但几乎和它出现时一样快地,这种痛苦消失了,被推到了他的身后。

他的脸上有了微笑。“我可以做些事情来改变这样的情况……”

“如果你打算像这样引诱我,我认为这放在你身上是没用的。”

“在我上一次观察时,我觉得你非常迷恋我。”

在玛奇能够回答之前,有人匆匆跑进了房间。一个女孩披着西索的毯子,盖在她裸露的肩膀上。她的棕色头发乱翘,她的嘴唇看起来麻木而又疲惫。她苍白的皮肤被照在昏暗的荧光灯下。她大而呆滞的眼睛看着西索。“我还以为我们要去洗澡……”

西索想了一会儿才记起她的名字。她就是西索昨天在火车上见到的那个女孩,他画下了她并且给了她自己的手机号。他太过专注地绘画,以至于他完全忘记了这房间里还有其他的人。

“我……我马上就去那儿。”西索答道。

女孩很快地瞥了一眼玛奇,把害羞的眼睛藏进她凌乱的头发里。然后她走了回去,毯子在他的背后拖着。

“淋浴,哼?”玛奇嘲讽地说,挑起一边眉毛。

西索对她笑了起来。“你在嫉妒吗?”

“根本没有。”她猛地咬紧牙关摩着牙齿。“玩的开心,西索。不过我为你的新女友感到可惜。”

西索走向他的卧室房门,准备关上它。“没关系,玛奇。我会给你腾出时间。可能甚至还会有一些有趣的浴室性/爱,嗯?”

在他听到从门那边传来的玛奇的恐怖尖叫声之前,他关上了门。

                                                                    ~ *** ~

“你看起来很糟糕。”

“你也是。”

很显然,一旦伊路米在镜子里审视他的外表,他总是看起来有点不自然。他的头发没能完美地向后梳着,也许他应该把头发扎起来。那将容易得多。而且,它就不会吸引那么多的注意力。但是他确定他的弟弟——糜基——没有在注意他自己的头发。他的眼睛下方有深深的黑眼圈,无论何时他睁开他的眼睛,它们看起来就像新月形状的黑洞一般。而他总是睁着眼睛。

他用手指往后梳头发,把头发完美地绑好。然后,他拎起包的带子挂在肩上,在走出家里的卫生间前最后一次检查了自己的外表。讽刺地,这家里的卫生间几乎是从来没有被用过,除非真的很需要,或者只是他们想要有它而已。因此,在台子上排列成一排的满满的香波瓶子还没有被碰过。

“至少,”糜基生气地说,努力赶上他哥哥的步子,“我看起来不像是通宵工作过。”

伊路米瞥了一眼他,看着他弟弟的突出的肚子。他的注意力从走廊转到了这上面来。“这是因为你的饮食,垃圾食品没有变少。母亲没有告诉过你不要吃那么多了吗?或者,至少吃点健康的。”

“伊路米,但我不是你。我不需要保持我的体型。不像你。”

他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他知道糜基是对的。他们的父亲从来没有在关于糜基的体重的问题上讲究过什么;基本上,他让这个男孩去做任何事情只要他能够保持他的优异的成绩。这导致了在五年级末尾的糜基的肥胖的肚腩。但即使这所有的多余的营养塞满了他的胃,他依然成功地没有让他的成绩下滑。

这时,伊路米没有遵守了他们母亲的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一个笔记板的要求。便利贴贴在他的木板上。纸张蔓延到了他的桌子的边缘。到这一天结束的时候,他的双脚肿胀又淤紫。但是如果他想要保住揍敌客继承者的位置,他需要让他的生活一直被控制着。这意味着他应当是做事井井有条,成为他的父母总是期望的那个完美儿子。


“伊路米先生,”梧桐打了招呼,手上拿着一个文件夹。他在把文件夹推给长子之前先鞠了躬。“您的母亲让我把这个交给您。”

伊路米接过文件夹打开它,于是另一堆文件又堆在了他的桌子上。他查看了一下到期的时间,当看清这些数字时他几乎脸色苍白。“谢谢,”他严肃地说着,当他离开这座宅邸时,他的血液在沸腾。

糜基跟在伊路米的车里,咧嘴笑着。“母亲在非常温柔地杀死你呢。”

伊路米无视了他,把文件夹放进他的包里。当司机把车开出宅邸,伊路米往车窗外看去。今天的天空没有任何的不同,但他还在轻轻地回想起昨天下午阳光的温度。

并非只有她一个。

                                                 ~ *** ~

“你在看什么?”

西索和玛奇坐在一家露天自助餐厅的桌边。天气看起来是阴天,但是阳光依然经过这里使温度高得难以忍受。当他握住笔的时候,西索的手掌每时每刻都在出汗,并且在他尝试去画一个离他们一个桌子远的距离的人的时候,笔从他的手里溜走了。现在,他正用自己的牛仔裤上擦去手上的汗,对正在厌恶地斜眼看自己的玛奇咧嘴一笑。于是他不是唯一的感到烦躁的人。如果现在这儿有一家风扇,他大概会马上占据它,

玛奇没有把目光转向其他地方。“不是什么,是谁。”

“很好。”西索尝试去画出一条描绘头发波浪曲线的分界线。他给一个距离他三个桌子的女孩画着草图;她的脸端正而圆,她金色的刘海覆盖在额头上。她四处张望最后把目光定在他的脸上。西索对着她得意地笑,不看着纸张,用最快的速度把她的特征描画下来。女孩在把目光移开前害羞地微笑着。“谁?”

“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

“你甚至没有去看的。”

西索转了转他的眼球最后抬眼一瞥。有很多人在这个露天自助餐厅里,桌椅在拥挤的人行道上显得杂乱,人们在不同的群体中走动着。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抓住西索的注意力。有些时候,西索不得不怀疑玛奇是否有关于审美上的愉悦的看法。尽管他无视了,有时候,他会听见玛奇在她的房间和另一个家伙亲热。他倒没有感到惊讶;玛奇很好看。美丽的,如果他确实要这么承认的话。但是如果他要画出玛奇的容貌,他会很容易因为没有太多可看的而开始厌倦。

并且作为一个艺术家,他需要一些东西——或者一个人——拥有多种的存在,一个能在他画完画后仍然能够吸引住他的东西。

“大约是他吗?”

西索斜眼看了看人群,试图找到一些从中脱颖而出的人。他的目光落在了一个黑发男人的身上,男人的眼睛是纯黑色与空洞的,正坐在一张桌子边研究着什么东西。他的脸部曲线平滑简单,加上额头上的一个美人尖。他的黑色长发整齐地披在背后,一根松散的发丝垂在他的额头上方。西索不自觉地盯着他。

西索在他的指间反复转着他的笔,嘴巴微微地张开着。

“哈。是他吗?”

“是啊。”玛奇笑着说。“他很可爱,不是吗?”

“你应该走过去和他聊天,”西索建议道,用手肘推着玛奇。

她皱起眉头。“你疯了吗?他是可爱,但是他看起来不是容易接近的。你简直可以感觉到他的气场。就像他在说:走开,我不想跟你讲话。”

西索挑起一边眉毛,狂笑。“不。你只是害怕他不会和你讲话。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胆小鬼,玛奇。”

她穿过睫毛怒视西索。“好,那你为什么不试一下?”

在他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之前,他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了。“我会的。”他把他的笔和笔记本放在身后,开始走向那个年轻的男人。玛奇的目光仿佛在他的脖子后方燃烧;就好像太阳的热量还不够一样。照这样下去他的草图将会在这个温度下融化,然后他将不得不重新开始。

在他足够接近这个男人以看得更加清楚的时候,他有点惊讶地发现,这个人就是昨天他看见的玛奇在社会学课上注视着的那个人。西索犹豫了一秒钟然后自信地向前大跨步走去,坐进那个男人身边的椅子。“嘿。”

这个男人抬头看了一眼,完全面无表情。“我认识你吗?”

西索笑了起来。“我们一起上同一节社会学课。我是西索。”

“西索,”他说,就好像把这个名字放在他的舌头上滚动。“你就是那个经常陷入麻烦的人,对吗?”

他很正经地微微笑着。“是的。我想我因为这样的事情相当出名了。你的名字是什么?”西索很快地把手肘立在桌上,再用手掌撑着脸。“你是大一的学生,是吧?”

“是的……”他不太确定地说。他把他的头歪向一边,把纸张拉到离桌子边缘更近的地方。“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你不一定要告诉我,但是我很好奇。嘿,那是什么?”

在那个男人来得及说什么话之前,西索把那些纸张拽了过去。但这个男人很快把它夺了回来,往西索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

“跟你没有关系。”他严肃地说。

哦,哇。好吧,那么。“好吧。”西索点点头。“但我可以至少知道你的名字吗?因为我坐在那儿的朋友觉得你很可爱。也许我可以把你介绍给一个很棒的女孩。”

他犹豫了一下。“我对女孩没有兴趣。”

西索几乎要被自己的唾液弄窒息了。“好的。所以。你对女孩不感兴趣。那小伙子呢?”

“我对任何人都不感兴趣。”

西索挑起了两边的眉毛想要来掩饰自己的惊讶。但是这男人看起来严肃得就像他在进行工作面试。他的背挺得很直,他的嘴唇有点撅着。但真正吸引着西索的是他眼里的空白,就像他在等待着某个人来将它填满。

“嗯,”西索发出了声音。“你在笑吗?”

这个男人睁大了他的眼睛。“没有,”他不耐烦地说,“但是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这么在意吗?”

西索忽略了他尖锐的言辞。“这很可爱。你应该更经常地微笑。”他进一步地靠在桌子上,直到他的胸部碰到了坚硬的石头。在用手指敲打着面前的纸张,但是这一次,这个男人没有远离他。

“如果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会安静地离开我吗?”

“可能不会,但是你可以试一下。”

他的嘴角烦躁地扭曲着。他深深吸气,想把他脸上越来越明显的挫败感消散掉。“伊路米。伊路米·揍敌客。”

有些东西——也许是胜利的感觉——在西索的心中回荡。他伸出一只手,在催促着伊路米去和他握手。“很高兴见到你,伊路米·揍敌客”

                                            ~ *** ~

在他的母亲告诉了他所有的细节之后,伊路米按下了结束通话,把他的手机放回口袋。他正在去那家举行会议的酒店的路上。基裘已经在房间里等他了。

下午的阳光正在最为强烈的时候,太阳在地平线之上高高挂着,伊路米看着阳光充满活力的色彩闪耀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伊路米闭上了他的双眼,他竭力让自己的手指不要颤动。因为这次的会议,伊路米被迫从他的钢琴边离开——这天里他唯一的可以娱乐的时间。


他在他的大腿上移动着手指,在脑海里想象着一首曲子。当他听到了一个完美的音符时,他停住了呼吸。当他睁开眼睛,橙色的光线正在他的指尖起舞,跟随着他弹奏的旋律。


直到现在,这太阳还是不一样的。现在一切的东西似乎都不一样了。


但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评论(2)
热度(19)

© Soap bub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