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Cigarette Teeth 3

作者:hisokun (已授权)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03782/chapters/4828776

CP:西索/伊路米;西索/玛奇

分级:全年齡(G)

状态:未完结

………………………………………………………………………………

Chapter 3: In My Place

原作者写于 2013年9月

“我一直都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吸烟。”

玛奇站在桌子的另一边,每当西索呼出烟时,她总会厌恶地皱着鼻子。他们正站在大学博物馆旁边的其中一家自助餐厅里。玛奇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这个地方不怎么拥挤,这让西索变得心烦意乱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不幸的是,接近博物馆这件事情对他的想象力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效果。尽管玛奇禁止他在里面到处散步,但西索再也无法抑制速写的冲动。

他的用笔在纸面上涂鸦。思维在他脑海中虚拟的博物馆里游荡。他能够感觉到玛奇在怒视着他,在最后抬起头之前,西索的嘴角边有了微笑。她本应该知道这会发生——毕竟,你不能管住一个画家的手。西索深深地吸了一口他的香烟,然后从嘴唇间呼出。“它真棒。”

“真棒,”玛奇重复道。“这气味真难闻,就跟有人在不断放屁一样。”

西索的眼睛转向她。“我没有说它闻起来很好。说实话它闻起来就跟屎一样。但它很棒,像酒精一样。我知道你出去的时候经常喝醉。”

“我没有!”

西索嘲笑着,嘴里咬着他的香烟,然后把它丢在地上,用他鞋子的后跟踩灭烟头。“对。我可还记得派克在半夜给我打电话,说你喝酒喝得不省人事了。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喝酒?”

玛奇马上张开了她的嘴。“它很棒——”她突然停了下来,皱着眉头。“我只是喜欢它。”

西索咂了咂舌头,用他的笔指着玛奇的脸。“就是这样,伙计。”

西索的舌头在他的牙齿间来回舔着,香烟的渣滓还粘在他的味蕾上。烟是苦的,酸的——就像从火中吸入了烟,还带有点儿焦味【1】。但这古怪地令人放松。在他吸烟的时候,西索总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胸腔中舒展着,他的骨头在最后变得轻飘飘的。

西索知道玛奇在喝酒方面有着和这一样的感受。讽刺的是,他们是一起开始沉迷于这不同的嗜好的——在同一时候。

“好吧,”玛奇叹气。“那么,告诉我。你为什么画画?”

他抬眼一瞥,面带微笑。他从他的背包里拿出另一条香烟,一边把烟放进嘴里一边打开了打火机。

他把打火机拿远了些来避开玛奇审视的目光。他吸进一团烟,感到他的胸腔再一次变得轻飘飘起来,但是这个问题还在他的心中隐隐约约地浮现。他把香烟从他的牙齿之间拿开。

“因为,”他说着,假装把注意力放在别的东西上,“这是我唯一不会搞砸的事情。”

                                        ~ *** ~

西索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过糖果。

“妈的,”他用气声低低地抱怨,还在试着把他的手拉出来。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让机器离墙壁越来越远。他的手背因为被拖拽了十五分钟之久而变得越来越肿。他发誓,他的皮肤甚至已经从内部被撕裂了。他的背感到麻木,因为弯曲了太长时间而疲惫不堪,所以当他最后彻底失败地倒在地板上时,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十五分钟前,西索曾经想要在上课前的一个半小时时从自动贩售机里买一颗糖。他的牙齿在等待着甜味,他从来不会对自己的冲动说不。但是因为他那糟糕的运气,那颗糖果没能从贩售机的出口里滑出来。他把手伸进去试图把那个小门打开一点。当他试着把他的手拿出来时,他的皮肤被粗暴地刮到了。

“妈的,”他又说了一遍,他的不耐烦达到了极点。

他可以列举出他干过的所有屈辱的事情,但是没有一个能超过这一件事。

严格地说,他可以打电话给玛奇,但这个女孩以后一定不会让他把这件事忘记。还因为他没有其他可以叫的朋友——除了那个在上个月和他一起睡觉的女孩——他将不得不等待着。他朝着天花板眨眼睛,然后暗自发笑,他看起来是多么可笑。他发出了响亮的笑声,同时他的肚子也发出了这样响亮的声音。

“啊,”他说,叹息着。“我是这么的失败。”

“差不多可以说是搞砸了。”

西索在惊讶中猛地抬头,他的眼睛跟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他对伊路米·揍敌客微笑着,而伊路米用他空洞的双眼盯着他。他看了一眼西索的手,然后又回头看了看西索。他们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伊路米若无其事地站在西索的上方,而西索已经没有必要去解释自己的糟糕处境了。

伊路米清了清他的喉咙。“是什么东西让你这么想要,以至于你的手卡在了自动售货机里面?”

西索搓着自己的下巴。“一颗糖。”

“啊……我明白了。”

“是的。”

老实说,西索不知道还有什么话可以讲。这个状况很尴尬。西索蹲伏在地板上,伊路米在他的上方,情况只会变得更糟。“所以,”西索微笑着说,“你介意稍微帮我一下吗?”

他可以感觉到伊路米犹豫了一下,这个男人在沉思中皱起了眉头。然后,男人弯下身体,轻轻地把西索的手向外拉着。西索尝试着不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接触而摇晃。伊路米长而纤细的手指正在调整西索的手的位置。西索舔了舔嘴唇,他的皮肤几乎因为伊路米冰冷的手掌而颤抖。但这奇怪地令人感到舒适——很可能是因为,感谢上帝,他最后终于把手弄出来了。

关于那颗糖果会不会回到它原来的地方,是西索最关心的事情。

伊路米有点惊讶地看着留在西索皮肤上的发红且线条笔直的痕迹 ,然后他开始调整手的方向。

“啊!”西索喊了出来,他感到自己的手粗暴地被薄薄的金属盖子擦伤。“慢点,我的皮肤不是真的无敌的。”

“抱歉。”伊路米低声说着,但西索能够感觉出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然后,他优雅地拿出西索的手指,为这个成功而点了点头。“你最好不要再因为其他的自动售货机而陷入麻烦了。”

西索伸展开他的手指,轻轻地搓着手背。发红的粗线条痕迹装饰着他皮肤上的小斑点,他可以看见自己静脉的纹路突出着。他对伊路米微笑。“谢谢。我欠你一个人情。”

这个男人后退了一步,他的眼里闪烁着不确定。“没关系。”

一个错乱的声音从自动售货机里传出,西索看了售货机一眼,他的糖果正在讥讽的向他微笑。他咬住嘴唇,但他从机器里抓住了糖果,小心地没有碰到边缘。他拿回了它;他想要这颗糖果的程度超过了他应该的范围。

“帮我一下?”西索向前伸出手臂,摇晃他的手指来引起伊路米的注意。伊路米慢慢地伸出手,他们的手指握在了一起,他们的手掌连接着,就像伊路米把西索从地板上举起一样。在西索站定之后,他马上放开手,而且他把他的手藏在他的背后。西索用余光看他。伊路米总是看起来想要说点什么,就像他一直暂时地闭上他的嘴巴,他再也不能把想说的话含在喉咙里燃烧。但是他在话语消散前打消了它们。

西索撕开包装纸,咬了一口。他把它递给伊路米。“你想要吗?”

“不……那是什么?”

“士力架。”

“你因为士力架而卡住了手?”

西索在点头前对吃了一半的士力架眨了眨眼睛。“很好吃。你应该试一下。你难道不喜欢巧克力吗?”

伊路米惊奇地后退。“是的。但是我不得不拒绝你的提议。”

“社会学的课,”西索突然说,“我们应该一起去。”

伊路米的脸阴沉下来。“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

“你……”伊路米咬着下嘴唇,搜寻着合适的词语。“我是不交朋友的。”

西索缓慢地挑起了眉毛,压抑着微笑点了点头。“你不交朋友,”他重复道。“好的。那么,我不是你的朋友。”在伊路米来得及说些什么之前,他用手臂环住伊路米的肩膀。“我是你的同伴。”

                                                           ~ *** ~

揍敌客公司已经运营了超过四十年之久。他们已经和成功非常接近了。他们在一整年里拥有的顾客超过了两百个,接近五百。他们的律师是——而且依然是——无可匹敌的。他们对于为法律上的漏洞进行辩护的热情令人震惊,所以,那些从其他法律机构而来的检察官的数量急剧上升。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一部分的人失踪了。

席巴揍敌客的工作是处理那些复杂的法律案件——比如,一级谋杀案、强奸,以及其他类似的案件。但是,如果他想赢的话,他一次只能处理一个案件。如果他因为忙于案子不能再接手其他的法律投诉,他会把问题上交给上层的其中一位律师。然而,即使他相信这个公司是稳定运作的,他还是感觉到什么——或是某个人——在消失。

于是这就是为什么他迫切地希望伊路米能够尽快毕业。

他的儿子有能力继承这个公司,并且凭借着他辩论方面无法超越的天赋以及敏锐地觉察出事实上的差异的能力,席巴知道伊路米会是下一个最好的人选。

“先生,”他的秘书说,“基裘夫人在电话找你。”

席巴点头道谢然后拿起话筒。“在。”

“我要伊路米今晚腾出时间。”

这个男人闭上了眼睛,在答复前让自己要说出的话在心里做好准备。“为什么这样?”他按着自己的两边眉毛,在额头放松他的手指。“我们同意伊路米和我一起参加这个会议。伊路米已经买好了票。”

他能够感觉到他的妻子在转动她的眼球。“好,好,”她气呼呼地说,“但更重要的是,如果他和我一起来这个会议,他将会遇见有关系的人。伊路米需要它,而且你也知道这一点。”

席巴知道:如果席巴允许伊路米再被他的母亲拖进一个他毫不关心的会议,伊路米将会失去他竭力抓住的那一部分。作为一个律师,利己主义是很重要的。法官绝不会想要相信他的立场如果他,如果他自己,对于他的观点犹豫不决,席巴咽下了喉咙里的结块。

他点了点头,尽管基裘看不见他。“好的。”

他的妻子结束了对话。尽管席巴已经说了结束的话,但他还是觉得忘记了什么。

                                                     ~ *** ~

 从学术上来讲,“朋友”和“同伴”是一样的,但是伊路米不想打扰地去纠正他。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只会纠缠他直到他同意。西索似乎有着不一样的光环,就像他不说任何话也能引起别人的注意。有时候伊路米无意识地看向西索的方向,尤其是当这个男人正被教授的问题折磨时。幸运的是,伊路米似乎不是唯一一个被他的存在吸引的人。他被太多的女生注视着。

“你能给我一点空间吗?”伊路米问道,盯着他们腿之间的微小间隙。

西索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挪开了一点——但只有一英寸或两英尺。“我让你感觉不舒服吗?”西索露出了笑容,他的眼里闪烁着恶作剧的光芒。

“没有。”伊路米清了清他的喉咙。

“你在说谎。我不像是会伤害你的人。我是一个相当无害的人。”

伊路米最大的担忧不是受伤。他可以很好地保护自己,但是事实是西索正靠得太近而让他的皮肤开始颤抖。伊路米可以听见西索心脏有规律地跳动的声音,每当西索呼吸的时候,伊路米可以感觉到他胸腔的升起下落,这就感觉像是在他的鼓膜之中变得更加大声起来。它几乎像是音乐一样。伊路米把这些思绪甩掉,把自己拖离得离西索更远一点。“我知道。”

“好吧,”西索允许了。“但是你为什么在逃离我?”

“我没有在逃离你。我就站在这里。”伊路米咬住自己的嘴唇,通过他自己的耳朵,他觉得自己听起来是多么傻。但是西索的存在使他在座位上烦躁不已。现在的任何一分钟,并且这就像是西索将会跳上他的乐队花车,逃离了伊路米的私人空间。伊路米紧紧握着拳头,无视了西索令人更加恼怒的微笑。他几乎就要一巴掌盖在西索的嘴巴上,去抹掉他那永远消失不了的笑。

西索轻轻笑出声。“我明白了,但是这不是我的意思……我确实在使你不自在,嗯?”

“你没有,”伊路米确定地说。“我只是不交朋友。”

西索轻轻地笑了。“我知道这个。但我的意思不是这个……我确实是在让你不舒服,嗯?”

“没有,”伊路米坚持说。“我只是不交朋友。”

“为什么?”西索大笑,但是这个问题就像幽灵一般徘徊在伊路米的头脑之中。

伊路米假装没有去听,然而西索的嗓音一直冲击着他的耳边。我为什么不交朋友?答案是简单的,然而又是如此复杂:交朋友是不被允许的。他的母亲总是告诉他,他唯一需要的是熟人,能够在生意上帮助他的人,而不可以和他人有着感情的纽带。因为这些人只会使他软弱以及拥有软肋,作为下一个继承人,他需要让他的身躯如同钢铁一般坚不可摧。

“妈的。”

西索盯着他的手机屏幕,张大了嘴巴,他的眼神里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情绪。然后,好像很自然地,西索大声笑了起来,手里紧抓着手机把自己的头往桌子上撞去。他为了呼吸而抬起头来,脸和他的头发一样红了。“你,”他吸了一口气,“知道今天没有社会学课吗?”

伊路米眨了眨眼。“什么?”

这个男人把他的手机屏幕转向伊路米那一边。“早上好。今天的课程被取消了。抱歉打扰了,希望你今天过得愉快。”伊路米一读完,西索就把他的手机放回了口袋。他背上双肩包,开始走下过道,也不在乎是否去看看伊路米有没有在跟着他。

伊路米把手放在膝盖上。当西索转身看着他的时候,他的双手还在听天由命地紧紧握着。西索的手搭在门上。

“你在等什么东西?”西索歪着头问。

“对不起,打扰一下?”

西索面带笑容,摇摇头。“来吧,没有课了。我用士力架招待你。”

伊路米咬着自己的脸颊内侧,但是西索看起来不像是会让步的样子。伊路米站了起来,带上他的包。西索在门口等候着他的到来,然后打开了门。

西索舔着嘴唇,他的嘴角弯成一个自鸣得意的弧度。“那么,你喜欢什么其他的巧克力吗?”

                                                         ~ *** ~

 “总之,你为什么老是和他出去玩?”

玛奇、派克、飞坦还有其他的成员在这把巨大的伞下挤成一团,在凳子上舒适地坐着。这是他们仅有的在一起的几次之一;因为他们繁忙的课程表,以及玛奇不变的和西索一起出去的借口,这中聚在一起的时候是罕见的。现在,派克正锁定玛奇提问,而玛奇并不想回答。

“你干什么关心这个?”玛奇骂了一句,走开了。她能够感觉到一种灼烧感从脖子攀升而上,她给自己扇风,假装天气正变得非常炎热。

派克转动眼珠。“你现在做的每一件事好像都和他有关。我还以为你讨厌那个混蛋。”

是的。她藐视这样的想法,比如她住在西索身边,比如这个男人总是陷入麻烦,比如别人做过的任何事情都不曾伤到过他。她讨厌不得不去照顾他那微不足道的小屁股,只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能量”去做饭。她讨厌他的艺术才能总是让她哑口无言。而且,她讨厌他总是不断地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不论她多么努力地去忘掉他。

好像他在召唤似的,玛奇听到了她手机的铃声。她解锁了手机,看见一条来自西索本人的图片消息。她移动了自己的方向以便没人能看到屏幕。

“是你的男朋友吗?”飞坦窃笑着说。“最好在其他人出现之前抓住这个王八蛋。”

玛奇无视了接下来的大笑声,她的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这感觉就像是她的骨头在压迫她的心脏,让心脏在腹部上方重重地来回跳动。屏幕上出现的是一张西索的照片,他明亮的眼睛让他身后的阳光变得黯淡,在他身旁的人就是昨天被玛奇昨天指着的那个男人,那个曾经被西索搭话的人。

“猜猜我和谁在一起,这段文字是说,你是对的。他很可爱。”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玛奇轻声说。但是他也不曾是任何人的。

                                                        ~ *** ~

“你喜欢画画。”

“我爱它。”

西索和伊路米正坐在自动售货机旁边。桌子上有几小包士力架,里面的巧克力在太阳的热量下慢慢融化。当伊路米抓住另一包时,西索又咬了一口士力架。最后,西索已经找到了一个能够和他一同分享渴望的人。而玛奇总是摆摆她的手指,在西索给她巧克力的时候拒绝他。

伊路米在讲话前吞下巧克力。“你通常画什么?”

“所有,”西索说,舔了舔他的上牙齿。“人,绝大多数情况下。吸引我注意力的东西。任何我觉得美丽的东西对于我来说都是艺术。”

伊路米想了一秒钟。“即使是垃圾吗?破旧的房子?”

西索点头。“所有东西。”

“你能画我吗?”

西索满脸堆笑地看着他,用一条简洁的线完成了他的速写。“你是在说你很美吗?”

伊路米的眼睛一瞬间睁大了,他马上摇头。“不,这不是——”

“我是开玩笑的。”西索大笑着。“事实上,我已经画了。你想看看吗?”

伊路米微微点头,于是西索把把速写本交给伊路米,翻到他已经画了一张粗糙速写的那页。

西索看着伊路米盯着那张画,无法描述他的表情。太难了,因为伊路米的眼睛完全是空的,是缟玛瑙的最黑暗处。西索拿出他的的银色三福记号笔,趁着伊路米没看见的时候,在自己这边的桌面上潦草地写下一句话。

我再也不会记住你眼睛的样子。它让我恐惧。

【1】:原文为bunt,我想大概是作者拼错了?就改为burnt的意思了

评论(1)
热度(5)

© Soap bubble | Powered by LOFTER